規劃類政策解讀  政策解讀
規劃類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規劃成果  規劃成果
產業調研成果 產業調研成果
招商策劃成果 招商策劃成果
概念規劃成果 概念規劃成果
地產策劃成果 地產策劃成果
投融資顧問成果 投融資顧問成果
園區規劃成果 園區規劃成果
產業規劃成果 產業規劃成果
企業戰略成果 企業戰略成果
> 走進中機院 > 中機院觀點 > 健康產業園區空間布局模式及2020年發展思考

健康產業園區空間布局模式及2020年發展思考

來源:中機院  時間:2020-07-15  點擊:
  本文辨析了健康產業和健康產業園區的基本特征,通過分析國內外健康產業園區的空間布局,總結了四類空間模式並辨析其異同。單核心圈層模式、多核心聯動模式、點軸布局模式和混合布局模式各具特點,在園區規劃中需結合設施類型、地塊特點、分期方式等進行選擇。合理的健康產

健康產業的發展需要空間的支持;健康產業園區能促進產業集群在空間集聚。本文首先辨析健康產業和健康產業園區的基本特征;隨後通過分析國內外健康產業園區的空間布局,總結了四類空間布局模式,包括單核心圈層模式、多核心聯動模式、點軸布局模式、混合布局發展模式,辨析其異同;最後探討在後疫情時代健康產業園區發展的新需求。
 
0 引言
健康不僅是人的基本訴求與權力,也是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基礎。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推進,居民在物質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時,也麵臨著種種對其健康的威脅與挑戰。一方麵,我國的慢性非傳染性疾病發病率逐年升高,從1980年到2020年,Ⅱ型糖尿病發病率從1%增長至11%,高血壓發病率從8%增長至31%;另一方麵,重症急性呼吸綜合征(SARS)、埃博拉(Ebola Virus)等新興傳染性疾病也給城鄉居民帶來了嚴重的健康負擔。近年來,人們對健康的關注度逐步提高,消費習慣逐漸改變,尤其是個人健康管理類的消費金額逐年增長,這大大推動了健康產業和健康產業園區的發展。
 
當前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Coronavirus Disease,COVID-19)給健康產業帶來衝擊,新一輪的醫療投資建設與模式創新亟待啟動[6],而健康產業園區作為能夠增強健康產業集聚效應的空間形式,有待深入研究。本文在總結已有健康產業園區的特點及其模式的基礎上,探討後疫情時代此類園區發展有哪些新需求,以及如何促進城市健康產業的發展和提高其應對疫情的能力,以此推動健康城市的建設和“健康中國”國策的實施。
 
1 健康產業和健康產業園區特征
據我國統計局《健康產業統計分類(2019)》,健康產業是“以醫療衛生、生物技術和生命科學為基礎,以維護、改善和促進人民群眾健康為目的,為社會公眾提供與健康直接或密切相關的產品(貨物和服務)的生產活動集合”。健康產業始於以傳統醫療服務為主體的健康產業集合,後發展為以醫藥研發、醫藥製造與醫療服務為核心[8]、衍生關聯門類為支撐的產業集群,實現細化分工並在空間呈現一定集合。這推動了健康產業園區的發展並使之成為國內外城市發展的新空間類型。健康產業鏈上不同產業類型對於空間的需求不同,健康產業園區需要綜合考慮。
 
在健康產業集群中,醫藥研發產業位於健康產業鏈的上遊,包括藥械研發、醫療器械研發(醫療設備、醫用耗材以及體外診斷)與生物醫藥研發(生物藥、化藥以及中藥的研發與製造)。由於醫藥器械研發的科技價值高,從臨床前研究到上市的全過程創新研發測試,往往需要5~10年的產學研聯動發展。在空間需求上,這一產業特征要求醫藥研發基地盡可能靠近下遊的醫藥製造與服務區,以便密切配合,實現醫藥研發過程中理論與實踐的良性互動[12]。醫藥製造產業包括醫療藥物和醫療器械從研發到生產、生產到運輸的全流程,屬於中遊產業。不同於普通工業,醫藥製造產業往往需要較嚴格的生產與運輸條件;空間上需要配備一定標準要求的生產用地、中試平台,以滿足製造過程中的生產與防護需求。因而產業區應盡可能靠近目的地,以滿足醫藥流通環節中的高質量保存需求。醫療服務產業則包括專業級醫療服務(如綜合醫療服務、腫瘤醫療服務、骨科醫療服務、心血管醫療服務等)與消費級醫療服務(如醫美服務、基因檢測服務、婦產服務等),是健康產業的核心。直接麵向消費者的各類醫療健康細分產業,需具有高可達性與服務豐富度,以吸引有需求的消費者。在空間需求上,醫療服務產業通常需要選址園區的核心位置,以滿足較高的可識別度與可達性,高效服務消費者。健康產業的衍生環節,包括專題會展、藥械流通、康養旅遊和醫療保險等,需要相應的空間支持。
 
健康產業全產業鏈的各個環節在發展上的空間需求不同,且存在協同關係。因此,健康產業園區規劃需要明確各細分產業對空間的特定需求,從而圍繞產業鏈打造園區,促進產業集聚和發展。
 
設置產業園區的主要目的是促進產業集群內產業鏈在空間集聚。通過縮短空間距離、共享公共資源、使用互補性資產等方式,園區降低運輸成本和交易費用,通過分工合作,共同參與價值鏈的全部增值活動等方式,園區形成空間集聚後的規模效益。同時園區可促進人員的交流互動,推進協同創新;共享製度和政策優惠,便於地方政府的投入和支持。健康產業園區的設置目的相同,即基於空間集聚推動產業集群中產業鏈和價值鏈上企業之間的互動和共享。
 
醫藥產業目前的大型公司主要分布在歐美和日本,其健康產業園區的建設相對較早,在2000年左右發展迅速,目前發展已較為成熟。我國於1994年由國家科委、廣東省人民政府、中山市人民政府共同創辦了中山國家健康科技產業基地。2009年國務院頒布《關於深化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的意見》,在啟動此新一輪醫藥衛生體製改革的影響下,我國健康產業園區的建設在2010年後進入快速發展期。國內外健康產業園區在總體規模和數量方麵近年來增長迅速,並由單一產業主導的模式逐漸發展為綜合性園區。其轉型方式多元,例如從高端醫療服務產業園區向產城融合升級,從醫藥器械研發和生產的產業園區向醫藥、醫療和養老服務一體化方向升級,從養老產業為核心的產業園區向醫養大健康服務鏈方向升級。可見健康產業園區均在發展綜合功能,致力於形成以某一細分健康產業(多為醫療服務)為核心,以醫藥研發和醫藥製造為支撐,以總部經濟電子商務、物聯網、文化創意等產業為衍生內容的產業體係。其中,醫藥研發與製造作為支撐環節,為核心產業提供必備的健康產品基礎;而衍生環節則致力於為醫藥健康產業鏈上的核心與支撐環節提供配套服務。產業類型在園區內的空間布局隨發展階段和取向有所差異。
 
2 健康產業園區產業空間布局模式分析
本文基於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療園區、美國德克薩斯州醫學中心、新加坡諾維娜健康城、迪拜健康城、瑞士達沃斯健康城等國際案例,以及上海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成都溫江醫學城、北戴河國家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範區、中關村生命科學園和秦皇島南戴河國際健康城等國內案例,總結發現其產業集群形成了綜合發展的園區呈現圈層布局的特征,通常以核心細分健康產業的設施(群)為載體,產業鏈上的支撐與衍生產業圍繞核心產業設施(群)以圈層形態向外布局。而在圈層布局的基本形態上,具有不同的模式,可歸納為單核心圈層模式、多核心聯動模式、點軸布局模式與混合布局模式四類(圖1)。
 
2.1 單核心圈層模式
單核心圈層模式通常以某一核心產業設施(群)為主體,位於園區的中心,其他設施按照與核心產業的關聯度高低進行圈層式布局,從而實現核心產業帶動配套產業發展、配套產業支持核心產業優化的良性互動。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療園區和德克薩斯州醫學中心、新加坡諾維娜健康城、上海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屬於這一類空間模式的健康產業園區。其中,上海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為此模式的典型。該產業園於2010年啟動,定位為高端、國際化的健康管家服務園區。在產業發展上,園區一期形成1個醫技中心、7家高端醫院、若幹個特色門診的“1+7+X”布局;二期規劃引入國內外醫療機構和酒店、餐飲、會務中心等商務配套設施,培育醫療服務產業鏈。產業發展表現為以醫技中心為核心,周邊配套各類專科醫院(腫瘤、兒童、婦產科、康複等),形成核心醫技中心與周邊醫療機構的服務共享。在空間布局上,園區與核心產業發展一致,將醫技中心建於園區中央,滿足高可達性的需求,周邊以圈層式布局多個特色專科醫院,通過空中連廊、街坊道路及地下通道三位一體的立體交通,實現醫技中心和其他專科醫院的互通。
 
2.2 多核心聯動模式
多核心聯動模式由多機構設施(群)共同組成核心產業,配套產業在多個核心外圍布置,形成協同發展。瑞士達沃斯健康城、迪拜健康城、上海公共衛生中心為此模式的典型。其中迪拜健康城該園區於2002年開始規劃建設,為滿足當地居民對高質量醫療和健康管理的需求,綜合醫療園區建於交通便利的迪拜市中心[24]。在產業發展上,園區一期以醫療服務為核心,包括2家大規模醫院與超過90家的門診和診斷實驗室,二期致力於建設衍生醫療產業,包括健康中心、醫療教育、醫療科研、醫療商業零售、休閑娛樂等衍生產業[25]。在空間發展上,園區以醫學研究中心和綜合醫院為核心,通過研發與服務兩大主導產業,以關聯度為標尺,在兩大核心的周邊布局其他衍生支撐產業,形成典型的多核心聯動模式。
 
2.3 點軸布局模式
點軸布局通常由於用地限製,以某一重要設施(群)為核心,沿軸線按照與核心產業的關聯度由高到低布置關聯產業。典型案例為成都溫江醫學城、北戴河國家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範區。其中,成都溫江醫學城沿軸線分為兩大區域:東區以醫學與醫療服務為核心功能,周邊擴散分布第三方專業服務機構;西區則分布醫學研發、醫藥製造與醫藥物流等配套產業[26]。園區空間結構體現了點軸式的產業鏈上下遊企業集聚,以精準醫療服務為核心,通過空間圈層的向外延伸,分別形成衍生配套集群、醫藥製造集群、醫藥研發集群與醫藥物流集群。
 
2.4 混合布局模式
混合布局模式多由於分期開發,表現出點軸式和圈層式相結合的空間結構。園區通常首先啟動核心產業,按軸線展開布局;隨後向兩側擴展支撐產業,並按照與核心產業關聯度強弱圈層式布局,從而形成混合布局模式。典型案例為北京中關村生命科學園、秦皇島南戴河國際健康城。其中秦皇島市南戴河國際健康城以醫療服務為核心產業,帶動了養生康複、文化娛樂、健康地產等配套產業的發展。園區空間結構呈現以醫療服務機構群為核心的“一核、一軸和多圈層”的混合布局模式[27]。醫療中心作為核心產業設施位於中心位置,養生中心與文化體育中心作為重點配套設施,沿軸線發展;其他產業以醫療中心為圓心,圈層式發展。第一圈層布局了醫藥研發、醫藥培訓、商務會展和醫療保健產業,第二圈層布局了生態療養產業。
 
3 模式比較
健康產業園區的空間用地布局與園區產業發展重點、關聯產業類型和用地條件等相關[28],具有相似性和不同點(表1)。其共性在於:在產業發展方麵,園區均以某類細分健康產業為核心,周邊產業圍繞產業鏈上下遊布局,實現支撐產業與核心產業的協同發展。在空間布局方麵,園區遵循產業鏈協同的規律,形成一定模式;通過合理規劃,促進內部細分產業的合理布局與發展。其中,綜合性醫療服務是綜合性健康產業園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麵向廣大民眾的重要觸點[29]。因此,園區在布局上大多以綜合醫院(群)為核心,按圈層式的方式布局其他支撐產業,例如迪拜健康城、成都溫江醫學城與南戴河國際健康城均遵循該特征;部分園區(如上海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以醫技中心等服務共享類設施為核心,服務周邊的綜合醫院群。
 
園區空間布局模型的不同點表現為核心產業的種類數量、整體空間結構。單核心圈層模式以單一主導產業為核心,周邊圈層布局協同產業;適用於核心產業明確且具有一定規模產業基礎的園區。多核心聯動模式以多種產業為核心,周邊布置協同產業;適用於有多個核心產業並行發展且均具有一定產業規模的園區。點軸布局模式以主導產業為核心,空間上依軸線向外發展,適用於用地形態受限製、須采用軸線型縱向發展的園區。混合布局模式以主導產業為核心,根據產業鏈的特征進行線型布局,隨著用地擴張,園區再沿圈層拓展布局相關產業;這一模式適用於因時間和供地的割裂,後期規劃布局視情況而定的產業園區。
 
4 後疫情時代的健康產業園區發展
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在短期內造成醫療設施擠兌,減少了對常規病患的診治,影響了基本的產業運轉,也對健康產業提出了新的挑戰。麵對疫情,健康產業從業者迫切需要針對當前疫情開展針對性的治療、檢測和研發,盡快找到治療新冠肺炎的有效藥物和方法,提高核酸等檢測速度和覆蓋麵,研發疫苗,避免疫情的再次發生。同時需要考慮長期應對各類新興傳染性疾病和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帶來的健康負擔。可以預見在後疫情時代,城鄉居民對於健康設施和服務的需求將進一步增長,醫療健康市場仍從根本上保持強勁,並可能成為國家經濟增長的重要推動力。與2003年SARS相似,醫療保健投資可能在疫情後幾年持續增長;政府可能出台一係列新政支持醫療產業發展;互聯網醫院和網上藥店等在線平台可能發展迅速;臨床開發項目緩慢升溫,全球貿易流動的減緩可能會影響藥品生產和技術交流[6]。國家及各省市為提振實體經濟,彌補醫療資源短板,也將加大公共衛生投入,在國家醫學中心、區域級醫療中心的建設中會加大扶持範圍和扶持力度[30]。這些變化在後疫情時代將推動健康產業的發展,也會影響健康產業園區的發展。
 
麵對新興傳染性疾病帶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衝擊,建議規劃應根據人口規模,在城市層麵設立傳染病醫院,並考慮建設發展周邊地區,形成傳染性疾病防治綜合醫學城或健康園區,提供更加完備的隔離和綜合性治療。該類醫院在平時可開展相關研究,在疫情期間可迅速投入使用。例如,上海公共衛生中心是集臨床醫療、科研、教學和緊急應對為一體的現代化傳染病防治園區[31]。該中心設立於2004年SARS疫情之後,選址於郊區,距離市中心60多千米,占地麵積33.3 hm2,常規設置500張病床,預留用地可在緊急應對時增加100張病床,達到共600張收治床位。園區空間基本呈現出多中心聯動模式,包括門急診樓、醫技樓、科研區、病房區、能源中心以及後勤保障部門、行政辦公、醫護人員生活區域和緊急應對臨時病房預留地。除醫療服務相關內容外,上海公共衛生中心還設置了科學研究中心,積極開展傳染性、感染性疾病原學,病毒分離,免疫與病理,藥物篩選與疫苗等方麵的研究,對傳染性疾病承擔平行診斷的實驗室功能,推進研發與生產的有效結合。2014年中心從醫療服務驅動型的傳染病醫院轉為科研驅動型醫院,科研人員和臨床醫務人員構成達到1:1.5。通過引入科研功能,促進了園區內研發與服務的結合。園區設施總體布局密度低,可實現平疫結合,應對各種緊急情況。同時園區距離周邊其他設施保持了100 m以上的退讓距離,符合傳染病醫院的選址與空間需求,也為緊急情況留有充分的預留用地。在後疫情時代,特大城市需結合此類園區的空間需求特點,規劃建設這類針對傳染性疾病的醫學城或健康園區。具體空間需求特點包括選址在交通發達而人口密度低的區域,用地麵積需求較大且設施密度低,周邊需要隔離區和應急區域,設施需兼顧研發、臨床診療和疫情應急等。確保傳染性疾病園區在平時和疫情期間均發揮重要作用。
 
模式 相同點 不同點 代表案例
單核心圈層模式 產業發展上,均以某類細分健康產業為核心,周邊產業圍繞產業鏈上下遊布局空間發展上,遵循產業鏈協同的規律,形成一定模式 產業:以單一主導產業為核心,沿產業鏈進行相關產業布局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醫療園區美國德克薩斯州醫學中心新加坡諾維娜健康城上海新虹橋國際醫學中心
空間:核心圈布局單一產業設施(群),周邊圈層布局協同產業
多核心聯動模式 產業:以多種產業組合為核心,沿產業鏈進行相關產業布局 迪拜健康城瑞士達沃斯健康城上海公共衛生中心
空間:核心圈布局多個產業設施(群),周邊圈層布局協同產業
點軸布局模式 產業:以主導產業為核心,沿產業鏈進行相關產業布局 成都溫江醫學城北戴河國家生命健康產業創新示範區
空間:核心圈布局主導產業,根據用地限製情況,沿軸線按圈層式的發展方式進行產業布局
混合布局模式 產業:以主導產業為核心,沿產業鏈進行相關產業布局 北京中關村生命科學園秦皇島南戴河國際健康城
空間:核心圈布局主導產業,根據用地和時間限製情況,先沿某類模式(多為軸線式)按圈層式的發展方式進行產業布局;隨著用地擴張,沿圈層或其他模式進一步布局相關產業
表1 四類健康產業園區比較 
 
本次疫情中醫療機構擠兌對傳統醫院和護理設施帶來衝擊,因此對於不是針對傳染性疾病的健康產業園區同樣需要考慮本次疫情後的空間規劃優化,並納入公共衛生應管理係統。常規健康產業園區的規劃設計需要納入對於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應急設施和空間,從而實現這些園區在疫情期間轉變為指定治療傳染性疾病的醫院或護理機構的可能。在傳染病醫院滿負荷運轉之後,需要常規的醫院及其所在園區能夠應對疫情下的突發需求,具體包括設施空間具有隔離適應性,周邊地區預留空間可搭建臨時觀察點或護理點,交通組織能夠適應疫情期間的救護等。常規醫院以及所在園區能夠在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發揮作用,即可緩解疫情中的大量就診人流,減少傳播途徑,並進行高效的監測和診療。
 
同時,我國在全力推進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基於通信網絡及高性能計算、應用大數據等技術建設傳統基礎設施和科研創新設施。5G網絡、物聯網、數據中心等數字化設施需要納入到城市的多種建設中。健康產業園區作為眾多醫療基礎設施的集合體,是城市健康體係建設的重要環節,需要考慮這些技術的應用和設施的納入。這將帶來空間布局的變化,配套的醫藥研發、醫藥製造和衍生產業在布局選擇上將更加靈活,園區硬件的完善需要更加細化,具有針對性,從而提供更多更有效的平台服務和綜合支持,強化空間集聚的必要性和優勢。
 
5 結 語
健康產業將成為城市發展的重要推動力,也是提高居民生活品質和健康福祉的依托。產業的發展需要空間的支持,健康產業園區能促進健康產業集群在空間集聚,發揮規模效應和協同聯動效應[32]。本文辨析了健康產業和健康產業園區的基本特征,通過分析國內外健康產業園區的空間布局,總結了四類空間模式並辨析其異同。單核心圈層模式、多核心聯動模式、點軸布局模式和混合布局模式各具特點,在園區規劃中需結合設施類型、地塊特點、分期方式等進行選擇。合理的健康產業園區規劃將有效完善現有的城市醫療健康體係,並提高健康產業的集聚化水平,優化產業效益。
 
在後疫情時代,城市發展需要應對居民快速增長的健康意識與需求,健康產業體係的重構和升級是探討的重點,健康產業園區發展麵臨新的空間需求。城市需要設置針對傳染性疾病的醫學城或園區,傳統健康園區需要考慮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的應急空間和措施,新型基礎設施的發展也為園區規劃提供新的支撐和要求。隻有做到更前瞻、更完善的健康產業園區建設,在健康危機來臨時,才會有更多的選擇和解決方案,加快促成“健康中國”戰略的實現。(作者:王蘭  蔡潔 )

 
分享到:
上一篇:醫療建築的規劃及設計中3大重點
下一篇:探討裝配式建築產業園區發展規劃的重點
規劃首頁 | 業務領域 | 規劃收費標準 | 資源優勢及資質 | 谘詢業績 | 快速瀏覽網站
Copyright 2000-2020 中機產城規劃設計研究院 版權所有 北元律師事務所提供法律支持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增光路55號紫玉寫字樓13層
全國免費谘詢熱線:400-666-8495
傳真:010-51667252-666
備案號:京ICP備08008382號-3
掃一掃關注
中機院
園區規劃
產業規劃
中機院微信